<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巨虧156億元,美團和王興的2021年過的不太順

2022-03-28 15:57
有牛財經
關注

經歷了2021年的諸多不順后,美團的全年成績單終于出爐。

3月25日,美團發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業績報告。財報顯示,2021年第四季度美團營收達到495.23億元,較去年379.18億元的營收同比增長30.6%;期內經調整虧損總額則從2020年同期的14.37億元增加至39.36億元,同比擴張幅度達到174.0%。

全年來看,美團的財務狀況無疑是進入了冬天——營收再創新高,但虧損也“再創新高”。2021年,美團營收為1791.28億元,同比增長56.0%;與此同時,其全年經調整凈虧損高達155.72億元。這讓人難以想象,就在2020年,美團還保持著31.21億元的經調整凈利潤。

實際上,美團巨額虧損的原因不難猜想。

翻閱財報可以發現,2021年間,美團的總銷售成本實際上大幅增加了。2020年,美團總銷售成本的數字是1104.64億元,而當年其總收入為1147.94億元,覆蓋成本的同時還能保證43.3億元的經營溢利;但在2021年,美團總銷售成本陡增至2022.55億元,1791.28億元的營收已經完全無法覆蓋巨額成本。

在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美團CEO王興也提到了公司的成本問題。他表示,目前即時配送的成本占比仍然較大,除了支付騎手配送費外,還有向消費者發放的折扣券、派單、配送服務管理等方面的成本需要承擔,因而這一部分難以被外賣業務營收所覆蓋。

去年10月,市場監管總局根據《反壟斷法》第四十七條、第四十九條規定對美團做出行政處罰決定,按2020年中國境內總銷售額1147.48億元對其處以3%的罰款,也就是34.42億元。對于美團來說,這或許是2021年財報中最大的變數之一。此外,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開支增加,以及投資產生的收益凈額減少,也是美團產生巨額虧損的重要原因。

起碼到目前,美團手中仍然有足夠的現金應對風浪。財報顯示,其2021年配售股份和發行可換股債券得來的現金流量就高達786億元,即使減去繳納罰金和投資支出,美團截至年末依然持有325.13億元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按照美團給出的數據,其資本負債比率約為43%。

當然,如果現金流可以解決一切問題,那么王興恐怕也不會在電話會議上屢次強調“高質量增長”。隨著疫情持續和消費大盤疲軟,美團首要考慮的是如何守住自身的業務基本盤,然后再提擴張。

從業務上細分來看,美團的營收支柱為外賣、酒旅兩大板塊。其中,外賣餐飲業務收入達963億元,同比增長45.3%,經營利潤從2020年同期的28億元增至62億元;另一方面,到店、酒店和旅游業務板塊也收獲不俗增長,全年收入達325億元,同比增長53.1%,經營利潤達141億元,甚至超越外賣業務。

由此可見,美團的兩大支柱業務在利潤模型上已經趨于成熟。不過,它們當前還要面對嚴峻的外部局勢。

其一是反復發作的疫情,以及紙張、塑料、小麥、咖啡豆等原材料的上漲——它們會對餐飲行業及酒旅行業產生一定壓力。對于餐飲行業而言,提價可能是它們的普遍解決方案,酒旅則需要在低下的入住率和高昂的運營成本間作抉擇。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團想讓這些商家留在平臺上,愈發高昂的補貼或許是最快速且有效的解決之道。

其二則是來自競爭對手的壓力,例如抖音。后者層公開宣稱,其2022年的中心將放在本地生活、電商等板塊,并為本地生活定下了GMV目標:400億元;此外,老對手阿里同樣沒有放松攻勢,不管是餓了么還是高德,都在有力地分走本該屬于美團的那一部分客戶。

抖音的外賣服務之一“心動餐廳”

其三來自于監管。雖說美團已經因為二選一吃了巨額罰款,但針對零工經濟工作者權益的討論仍然沒有徹底落錘,這直接關系到美團要不要為騎手購買社保等保障險種——很顯然,美團的成本會在這種情況下大幅上升;另一方面,今年早些時候出臺的《關于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的若干政策》還計劃引導外賣等平臺企業進一步下調餐飲業商戶服務費標準。這意味著,美團收入支柱之一的傭金可能會在未來出現大幅下滑。

無論如何,目前還算賺錢的外賣盒酒旅業務都將繼續擔負起為社區電商、供應鏈等“新業務”輸血的任務。2021年,“新業務”讓美團承受了384億元的經營虧損,而這些錢大部分都花在了補貼和基礎建設上。

一直以來,“新業務”都承載著為美團拉新的職責。按照王興的說法,去年第二季度美團新增的5870萬新用戶之中,有一半來自社區電商。通過美團優選上廉價的胡蘿卜、砂糖橘和黃心土豆,下沉市場的羊毛黨和大爺大媽正不斷被美團收攏,最終匯入主App,成為分析師們口中“性價比極高”的新流量。

從財報中公布的數據來看,美團2021全年交易用戶數目達到6.905億,較去年的5.106億同比增長了35.2%。不過,這些新用戶真的能夠順順利利地被轉化進美團的月活用戶中嗎?被轉化來的用戶,存留率又是多少?起碼到目前,美團還并不打算公開月活數據,而是繼續增加補貼,試圖繼續暴力拉新——這點從2021年112億元的巨額銷售及營銷開支就能看得出來。

另一方面,王興花大力氣為“新業務”們輸血的意義不只是在于讓它們充當引流管道,同時也是希望它們能夠撐起美團作為一家“科技互聯網公司”的想象力。

從2021年開始,王興越來越多地公開提及“零售+科技”的話題,此外,美團還在去年完成了針對普渡科技、高仙機器人等硬科技公司的投資,并加快布局無人配送領域,這包括了無人機、無人配送車等;在供應鏈方面,美團對冷鏈建設明顯更加上心,連續打造了海鮮水產直采基地、有氧運輸體系等。和當年的京東一樣,靠輕資產起家的美團正急迫地想將自己“變重”。

如王興在飯否上所言,如今的美團正打著一場戰略上的持久戰。不過,“變重”需要付出時間,付出代價,而在這個零工經濟備受審視、餐飲行業進入寒冬的時期,每走上一步都需要美團謹慎思量。稍有不慎,持久戰便會向消耗戰的方向愈偏愈遠,它也將在虧損泥潭中愈陷愈深,直到萬劫不復的境地。

*圖片來自Yandex,企業財報以及網絡

       原文標題 : 巨虧156億元,美團和王興的2021年過的不太順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太大太粗太爽免费视频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