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金心異解開“深圳創新密碼”:香港的角色

從1998年到現在,為何香港的創新科技沒有發展起來,解答這個問題,其難度不亞于解讀“深圳創新密碼”。

尤其是,關于自由與創新的關系,在香港這個案例可以進行更深入的思考。有自由,為何并未產生科技創新?可見自由在創新理論中雖然十分關鍵,但它既非必要條件,也非充分條件。探討這一問題并非本文的主題。事實上,本文將拋開這一點,主要探討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愿景中,香港有哪些優劣勢,如何尋找自己的角色。

粵港澳大灣區政策概念的形成,本就因香港而起。但中間演變的過程,卻讓香港頗有一些尷尬。一方面,正是在這個過程中,深圳市的經濟總量于2018年超越了香港,并且因為突顯了科技產業的優勢,從而使得其自信心膨脹,部分人甚至以為可以取代香港在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框架中,擔當核心引擎角色,而在這一任務中,香港將只是一個仆從者。有人甚至提出了以深圳為中心的珠江口東岸都會區的概念。

筆者的研究恰恰認為,這只是一處誤解。姑且拋開深圳應該對香港過去40年的哺育抱有感恩之心不說,無論在國家的戰略中,還是在全球價值鏈的體系中,深圳都很難顛倒這一主輔關系。

筆者認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在經濟總量已被深圳超越(接下來很可能又被廣州超越)的情況下,香港可以說仍具備許多無可比擬的優勢,只不過近年又所削弱而已:

其一,在1998年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香港仍然是全球最具制度競爭力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樞紐之一,與紐約、倫敦并稱。其海洋法系下的法治體系,對私有財產的保障,對個體權利和自由的尊重,使其對全球資本和人才具有吸引力。

其二,在一的基礎上,很長時間里,香港是全球性金融中心之一,具有強大的資金融通能力。香港聯交所開設有創業板,可以為創新科技提供足夠的科技金融支持。許多全球性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保險公司、投行和基金管理公司)在香港設有分支機構。

其三,香港具有8所公立大學,這些大學在亞洲均居于前列,尤其是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這三所大學,在全球均屬于領先的大學。這表明香港是區域內的知識創新中心之一,也對科研人才具有相當的吸引力——香港諸大學的薪酬水平也是整個地區最具吸引力的之一。

其四,香港富特色的城市文化,兼具東方風情與西方生活方式,對全球各地的商業精英和知識精英們充滿誘惑,尤其對海外華人知識分子具有吸引力——他們倘若選擇在香港定居,既可以繼續保有自由的生活方式,又可以生活在母語的生活環境中。

但是,為什么香港沒有能夠像硅谷那樣成為全球科技精英們向往并云集的科技創新中心?甚至沒有能夠成為像北京、深圳、杭州那樣吸引全球華人科技精英們的創業圣地?

在分析此問題時,評論者往往歸咎于香港所具有的以下劣勢:

其一,香港地域狹窄(面積僅1020平方公里),人口稠密,加之作為金融中心,以及政府政策(房地產)的失誤,導致香港的生產及生活成本極其昂貴,因而除了金融業和高端服務業之外,任何其它產業都無法在這樣高成本的城市生存。

誠然這是很多科技公司不會選擇在香港運作的重要原因之一,倘若它們要面向中國市場,就會選擇在上;虮本,甚至是深圳,設立辦公室或研發中心,而不會選擇香港。當然這個問題還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分析,后面我會說到它。

但是無法解釋的是,世界上其它成本昂貴的城市和地區,卻仍然可以集聚科技資源,而成為一個科技創新的中心。比如倫敦、紐約、硅谷(現在它已是全美僅次于紐約第二高成本的地區),以及新加坡、東京、首爾等城市。甚至國內的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也都是成本極其昂貴的中心城市,這些城市的部分地區甚至不低于香港。為何它們能做到,而香港不能?

當然,你可以說,硅谷、首爾等,本就形成了創新科技產業的要素集聚,因此它們即便成本抬升,科技公司出于資源獲得性便利,仍要忍受高成本而呆在這個地區。但倫敦、紐約這樣的金融中心城市,在之前并沒有成為科技產業集聚中心,但在成本極其高昂的前提下,仍于近年開始吸引大量科技公司入駐。香港為何不能?

其二,香港制造業在1990年代遷出之后,香港形成了產業空心化的困境。也就是說它成為了一個純粹服務業中心城市,靠為區域提供金融、法律、會計、進出口貿易、物流與供應鏈管理、文化、旅游等服務為生。然而這個服務業中心卻又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孤島經濟體。這是香港最大的困境所在。

無論是倫敦、紐約、東京,還是中國內地的上海、北京、深圳等服務業中心城市,姑且不說它們自身都仍保留了相當規模的實體經濟,更重要的是,它們與各自服務的腹地存在著緊密的且沒有任何障礙的便捷聯系。它們皆非孤島型經濟體。

唯一與香港相似的孤島型經濟體新加坡,但它具有前瞻性的盡一切努力保留了大約占比25%的工業制造業,因此在城市中延續了實體經濟的香火——具有工業經驗的就業人群。而且,新加坡作為一個服務業中心,與它所服務的周邊經濟體之間,并不具有特別懸殊的制度異質性。

這其實是兩個問題:一,香港由于    制造業外移,因而在這個城市幾乎消除了工業經驗,因而也無法在工業經驗的基礎上長出科技工業經驗。二,香港由于與自己的經濟腹地之間存在著隔閡,因而無法順利地培育出自己的科技服務業中心角色。

這里先說第一個問題。

首先,所謂香港制造業外遷,當時并非100%外遷,仍有一小部分都市型工業和部分新產業留在了當地的郊區。為何這部分工業并沒有轉型升級,發展出自己的高技術工業?

事實上1990年代,正是全球ICT產業蓬勃發展的時期,當時確有一些美商比如摩托羅拉公司曾經在香港設有很大的半導體工廠,當時即便是臺灣仍未開始大力發展半導體產業,但由于當年香港政府在工業政策上未必很重視,令后期半導體產業逐漸遷離香港。

仍然有一些企業堅守在IC產業。比如1999年設立的晶門科技在香港成立,采用“無晶圓廠”模式,為全球客戶提供顯示器集成電路芯片及系統解決方案,該公司于2004年4月在香港主板上市。2009年,CEC成為晶門科技的第一大股東,晶門科技有了國企的背景。2015年,華大半導體成為晶門科技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28.5%。是香港碩果僅存的IC設計公司之一。(至今香港仍有4家營收過億的IC設計公司)。

但是要說這些企業發展成一個具有影響力的產業集群,則顯然并沒有。IC設計產業必須與用戶緊密聯系,但香港本土缺乏這樣的終端用戶。

其次,遷移到廣東地區的香港制造業,除個別輕工消費用品外,較有科技含量的電子工業在深圳、東莞地區并沒有發展出特別具有競爭力的巨頭和品牌——這也臺灣形成鮮明對比,臺灣的IC產業大都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如宏基、富士康等),且通過大陸設廠而做大了自己規模,提升了自己在全球市場的份額。事實上香港人更多選擇賣掉這些生產工廠,比如陸氏王牌彩電,就是賣給了廣東惠州的TCL集團,而TCL也因此而進入彩電行業,并最終成為全球主要的彩電巨頭之一,并籍此而進入面板行業,現在已成為全球前五的面板巨頭之一。香港人為什么沒有走上這樣的產業轉型升級之路?

再次,香港在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也曾跟隨美國科網熱,而建立了一些互聯網公司,當時著名的就有Tom.Com等,但這些互聯網公司純屬曇花一現,而不是像中國大陸那樣,最終沉淀出一批類似騰訊、阿里、百度、京東等互聯網巨頭。

最后,無論是臺灣,還是廣東,均由于崛起了一批科技巨頭,而形成一個顯著的科技企業家群體。但港商群體雖然也是星光燦爛,但大都存在于地產、零售、物流等行業,卻鮮有科技企業家群體。

香港是亞太區重要的電子零部件貿易樞紐,許多來自美國、歐洲、日本、臺灣及韓國的產品都是經過香港轉口到中國內地,反之亦然。多家跨國零部件生產商在香港設有辦事處,在區內從事銷售、配送及采購活動。據HKTDCResearch2019年7月份給出的最新數據顯示,電子業是香港最大的產品出口創匯行業,占香港2018年總出口68.3%,但業內出口以轉口為主,多屬高科技產品,尤以電訊設備、半導體及電腦相關產品為然。由此香港是全球最大的集成電路出口地;全球第二大的計算機零配件及影像錄制器具出口地;以及全球第三大的電話/流動電話出口地。香港已成全球主要的貿易樞紐,所處理的轉口貿易十分龐大,成績可觀。但是香港參與ICT產業的方式竟然只是做轉口貿易中介。

1  2  3  下一頁>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慧城市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太大太粗太爽免费视频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