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
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2022-03-28 15:52
腦極體
關注

3.21是世界睡眠日。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明顯的感覺,以前的世界睡眠日,似乎都沒有多大的水花。反而在今年,卻充滿了鋪天蓋地的各種討論與新聞。高峰時期,熱搜新聞中同時幾個睡眠的話題掛在前排。這些跡象都在不斷揭示著,睡眠問題越來越嚴重,睡眠被越來越多的人重視。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當下社會,失眠已然成為一個影響現代人健康的重要問題。據研究機構報告,我國超3億人存在睡眠障礙,成年人不同程度失眠發生率已接近 40%。失眠正在逐漸成為大眾病。導致人們睡不著的原因有很多,在《默沙東診療手冊》家庭版指南中,失眠最主要的原因被歸為五類,除了常見的壓力和不良睡眠習慣,失眠的出現還跟生理、心理病癥密切相關,如各類慢性病、失業、失戀、壓力等,在睡眠面前,眾生平等,失眠人都成為了弱勢群體。

微博上有關“失眠”的話題閱讀超4.7億,許多人開始重視睡眠不足的危害,想要在共鳴之外尋找一些解決方案。

失眠淚與熬夜稅

在五花八門的助眠產品中,消費者用腳投出的票是睡眠儀、褪黑素,這兩個在淘寶上的銷量笑傲整個睡眠療愈的江湖。其中,在天貓平臺,睡眠儀年成交同比增長914%,褪黑素年成交同比增長40%。此外,一些呼吸機、睡眠軟糖、酸棗仁養生茶等產品也成為消費者的新選擇。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失眠新生軍加入,睡眠經濟的錢景一片廣闊。艾媒咨詢機構調查結果顯示, 2016-2020年間,中國睡眠經濟整體市場規模已從2616.3億元增長至3778.6億元,增長44.42%。預計2021年中國睡眠經濟市場規模將超過4000億元,2030年睡眠經濟市場規模將超過10000億元!ぐ稻W

龐大的市場規模和不斷增長的趨勢,衍生出很多智商稅商品,許多打著黑科技幌子的商品開始了表演。睡眠神器中,睡眠手環、助眠儀、助眠音箱、智能床墊等產品開始了對年輕人的圍剿。

這些商品基本上是通過兩種宣傳方式來讓消費者選擇。一種是以睡眠手環為主的助眠產品,通過監測睡眠狀態,心跳脈搏次數、眼動頻率等,提供個性化的睡眠建議。一種是助眠儀類的商品,通過脈沖的電刺激影響腦波達到宣傳的助眠效果。

睡眠手環之類的檢測追蹤睡眠狀態,說它是智商稅主要是因為,各類的檢測及建議最后導向的,所謂的個性化總結都是早睡多動。這跟減肥的管住嘴邁開腿也沒什么區別;▊幾百塊買個已經成為共識的睡眠建議,觀測那么多的數據,讓消費者了解自身那么多的睡眠數據,對于助眠從根本上也沒什么用。甚至有的人因為一些不好的睡眠監測數據更加焦慮,助眠效果適得其反。嚴苛來說,這些設備也并無作用,在睡眠知識的普及和消費者教育上也算是出了力。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助眠儀這類檢測儀,通過脈沖的電刺激改變腦電波,聽起來感覺很高大上的樣子。但在真實的消費者評測中,卻被吐槽麻溜溜的觸電感在寂靜的深夜讓人甚至有點興奮。再加上一些產品還搞個什么呼吸燈,對光線敏感的失眠患者更抑郁了。助眠儀還對失眠患者的使用要求比較多,需要睡前20分鐘使用,并且要連續多天的使用才會有效果。Excuse me????睡前20分鐘使用,拿個雞蛋的話,也能睡著吧?反正二十分鐘后就睡著了。再者假設真的有用的話,連續一個月一日三次的刺激,這不易操作的特性有多少人可以按照正確方式操作呢?

而智能床墊這種大宗助眠商品,宣傳的是可以通過調整軟硬度和角度,讓睡眠更容易。如果消費者想要通過智能床墊治療失眠就扯淡了,智能床墊充其量也只是通過智能設備的調整讓睡眠更加深沉,輔助的是深度睡眠的質量,而不是失眠,指望這個高價的設備能夠治療失眠,純屬想太多。歸納的話智能床墊or智能床算是錦上添花的設備。

心理的因素與生理的因素不消除,想要通過這些智能設備去治療失眠,多少有點牽強了。在失眠的根源上去發力還有治愈的可能,通過這些治標的方式,也只能是花錢買安慰了。如果不幸的是上述的助眠設備都踩過雷,那就只能祈禱冤枉路走多了,其他的路會順一點。走過的失眠冤枉路,都是熬夜上的稅。

科技可以在哪發力?

想要討論科技是否能夠給出終結失眠的治療方法,就得聊聊失眠的因。在前文中,我們也提及到失眠最主要的原因被歸為常見的壓力、不良睡眠習慣以及生理、心理病癥等。

對于生理、心理疾病以及壓力等,這種主客觀因素較為復雜的領域,能夠起到直接干預的技術較為困難。在這些領域中,比較擅長心理的人類也很難去疏導一些病患的認知,更不用說機器了。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在現階段的市場中,多數主打數字技術診療的企業更多的是采集、挖掘數據,缺乏改善、治療、干預的手段,這些企業的用戶也主要以B端客戶為主,C端的消費者面對這些產品,猶豫的主因也是治療的效果和成本。據悉,市面上一套數字療程在千元左右,用戶的付費意愿也并不是很積極。

目前在睡眠中,科技主要的身份還是輔助者,助眠而不是診療直接干預。

在睡眠的有關科研中,可能會作為一個好的研究助理的角色,對于一些睡眠數據的挖掘與分析,機器學習比人類研究員較為擅長。通過這些對于睡眠數據的挖掘與研究,輔助科研人員來展開更多關于睡眠的關鍵研究。

在一些特殊的睡眠疾病中,比如睡眠障礙疾病患者熟睡中忽然呼吸暫停,或者駕駛車輛的過程中忽然失去意識陷入睡眠等情況,通過對眼動頻率與脈搏等數據的預判,進行干預。

在治療失眠中,科技目前能夠直接干預的范圍有限,想要治愈失眠,還是找人類醫生會更加有效。

正視真實

睡不好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故事、痛楚。在今年的世界睡眠日中,有機構將這些故事的數據更加細化,將失眠的人群分為了三類: 睡不著的真患者,不想睡的自由靈魂,加班熬夜的“打工狗”。在這其中,不想睡而選擇“主動失眠”的人占了46%。在“主動失眠”的人群中,00后占比60%。

00后的年輕人接過80、90 后的熬夜大旗,自主選擇了熬夜,不過這個自主深究也是被動的選擇,白天腦力與時間的壓榨,只能在夜里獲取一些自由喘息的空間。要說年輕人有什么自由?可能熬夜自由算一個吧,倍感心塞。

面對失眠,精挑細選的拯救熬夜計劃,還埋伏了許多商家,迎合著年輕人迫切想買個好覺的樸實愿望,割韭菜收智商稅。

不過在豆瓣睡眠小組中,也會發現很多可愛的患者,搞各種幺蛾子來苦中作樂。什么用數餃子代替數羊,更有效啦,聽大悲咒,搖腦袋晃暈到睡著,做眼保健操啦,奇奇怪怪但可可愛愛。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對于重度咖啡上癮患者,對抗失眠,采用的是早C 晚A的方式,這個說法在護膚領域中比較風靡,指的是早上使用維C類護膚品,晚上使用維A類;在睡眠領域,則指早上用coffee(咖啡)來提神,晚上喝alcohol(酒)來助眠,微醺結束辛苦的一天,甚至也讓社畜面對循環往復的工作,耐受度增加了許多。

無論是選擇戲謔還是嚴肅,這個占據我們人生三分之一時間的睡眠,請正視它。睡眠的重要性已經無需多言,尤其是面對無常的當下,新冠的肆虐,對于免疫系統與心理的攻擊,都需要一個結實的身板去對抗。

近日,中國科學院院士陸林在科普欄目《院士開講》中提到,新冠將影響人類心理20年。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全球數億人出現失眠問題,新增7000萬抑郁癥患者,9000萬焦慮癥患者。院士建議咱們普通群眾要做好長期的準備,不僅要鍛煉身體,也要好好保持睡眠。在每天必需的睡眠中,需要投入心力來調整,休養生息才能生生不息。

屠格涅夫在《初戀》中,說過一句話:不要害怕。最重要的事:要過正常的生活,不要做激情的奴隸。不然,有什么好處呢?不論浪頭把你卷到哪兒,還不是一樣的糟。一個人即使站在一塊石頭上,也要用自己的雙腳站著。

無論未來我們面臨的境遇如何,落到實處,都要回歸正常的生活,都要好好正視這個讓我們回血的睡眠。在一切的動蕩中,一切的失意,一切的安慰,向上的能量都來自于時間與睡眠。正視這份真實,睡眠也會回饋給我們一片寂靜之地、遺忘之地安放靈魂。

       原文標題 : 失眠的歲月,我們都交了哪些科技智商稅?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醫療科技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太大太粗太爽免费视频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