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威馬、哪吒、零跑:新造車二梯隊扎堆開造“Model 3”?

2022-02-24 10:01
談擎說AI
關注

在經過多年的戰略布局與市場選擇后,如今威馬、哪吒、零跑,無論是從融資體量還是市場份額上來看,都已經成為了新造車二梯隊中較為頭部的車企。

雖然三家車企2021年登陸科創板的計劃或擱置,或折戟,但目前三位玩家的資金儲備或是再一次的上市決心,都絲毫沒有展露出未順遂登陸科創板的疲態。

天眼查APP信息顯示,哪吒汽車母公司合眾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于2月21日,再度獲得了由中車基金與深創投參與的D++輪超20億元融資。在完成此輪融資后,哪吒汽車估值超過了250億人民幣。

威馬、哪吒、零跑:新造車二梯隊扎堆開造“Model 3”?

而且據《晚點LatePost》報道,當前哪吒汽車已經開啟目標估值約450億元的Pre-IPO輪融資,并計劃于今年啟動赴港IPO。

另一邊的威馬與零跑同樣不容小覷,前者從2020年至今已獲得了100億人民幣及超4.5億美元的融資,目前總融資額已經超過上市前的蔚小理;后者則在2021年8月份成為三位玩家中最先完成Pre-IPO輪融資的車企,2021年共得到了88億人民幣的融資。

今天來看,這三位新造車二梯隊玩家誰能最快上市,暫時不好妄斷,但未來他們能否成為繼蔚小理后躋身第一梯隊的新造車玩家?從其多年來的戰略布局與發展中,我們也許可以窺見些許端倪。

威哪零:扎根大眾市場之艱

新造車第二梯隊的“威哪零”與一梯隊的“蔚小理”最大的差異無疑體現在市場選擇與產品定位上。

威馬汽車曾用一句“造大眾買得起開得爽的電動車”,在多年前就與蔚小理們中高端開局的戰略劃清了明顯界限,哪吒當前的主力車型哪吒U、哪吒V,零跑的T03,十萬元上下的定價也同樣如此。

不過談擎說AI認為,扎根這一檔位的汽車產品,給到了當前威哪零異曲同工式的兩方面隱憂,我們分別來看:

銷量與利潤

首先是銷量方面,哪吒汽車CEO張勇曾就哪吒銷量超越第一梯隊表達過自己的想法,“短暫地超越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哪吒的用戶群體更加大眾,按照這個邏輯,只有是理想的3倍才能說比他強!

正如張勇所言,雖然每逢月初大家都熱衷于探究一番造車新勢力出爐的銷量榜,但對于面對大眾與下沉市場的威哪零而言,排在榜單中的第幾位,往往是營銷價值更大,真正的利潤情況,其實很難于此掛鉤。

也許會有人拿賴特模型或是邊際成本遞減理論來為威哪零們正名,畢竟特斯拉就正是因為Model 3可觀的規模效應,才讓其毛利率一度抬升至30.4%。

但一方面,當前特斯拉的規模效應遠大于威哪零,而且如果我們進一步來看蔚小理的銷量與毛利率數據,就不難發現,威哪零們當前仍有隱憂。

蔚來汽車2020年財報顯示,其Q4共交付新車17353輛,毛利率達到了17.2%,而平均車價較低的小鵬汽車,2021年Q1交付13340輛,毛利率卻僅有4.6%。

由此我們不難推論,銷量規模是提升毛利率的一大要因,但與高端產品相結合,才是從根本上提升毛利率的不二法門,這點我們對比手機行業的蘋果與小米同樣不難發現。

也因此,哪吒、零跑雖然近來銷量不斷攀升,但囿于較低端的產品定位,利潤方面很可能不會太可觀。

下沉與兇險

我們再來看市場,某投資人曾向我們表示,“低端市場用戶相對而言價格敏感,產品力敏感,但品牌不敏感,這是哪吒汽車作為新品牌能占到部分市場份額的一個原因,但低端市場競爭環境更加復雜惡劣,也給哪吒汽車們后續發展埋下了隱患!

不少人認為,蔚小理們能從高端市場劃出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靠的是智能化技術與互聯網思維差異,這點不假,但中高端市場競爭相對不過于激烈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外因。

拿定價在10萬左右及以下區間的下沉市場來說,這里的競爭顯然就沒有那么“歲月靜好”。雖然近來諸如哪吒、零跑銷量增長強勁,但是在自主車企、合資車企、以及不斷從高打低的新勢力們裹挾下,未來哪吒們還能否保持這番勁頭,當前值得打上一個問號。

從技術層面來看,同樣扎根大眾市場的自主車企、合資車企,是從曾經的一場場硬仗中存活下來的,他們不僅有更加成熟的機械制造技術,而且也有豐富的戰斗經驗。

而特斯拉,以及蔚小理等中高端起家的新勢力,從誕生初期就必然要將智能化技術提上日程,如果這些企業不斷下探價格,抑或用子品牌扎根下沉市場,一定程度上會更具科技優勢。

再從產品來看,就像零跑目前的現金牛產品零跑T03,其在微型車市場的對手們并不少,宏光MINI EV、奇瑞小螞蟻、冰激凌、寶駿KIWI EV等等,都在對其市場份額構成威脅。

而且自主車企與合資車企作為造車老兵,尤其是自主車企,出于制造技術優勢與曾經與合資車企斗爭的豐厚經驗,截止今天,比亞迪的秦系列與海洋系列、長城的歐拉、魏等子品牌,他們在押注電氣化時,往往有著更加洶涌的車海戰術。

威哪零們能否在這一市場中站穩或是繼續保持強勁增勢?說白了,其實問題就指向在了這些二梯隊新勢力們面對各方勢力的進攻,究竟有沒有壁壘。

不難發現,既缺乏蔚小理們的中高端產品技術積累,也沒有自主品牌扎根下沉市場多年的經驗優勢,威哪零們未來想要在下沉市場嚴防死守,難度其實并不小。

長久之計:二梯隊需要一輛“Model 3”?

哪吒汽車CEO張勇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現在的品牌知名度、熱度跟我們的市場地位,跟我們的產品和技術實力不匹配!逼溲酝庵,似乎就是哪吒汽車的品牌力相較于蔚小理,仍有著一定差距。

如何彌補這一差距?今天來看,哪吒給出的答案似乎是用即將推出的高性能轎跑哪吒S來沖擊中高端市場。預計于2022年底上市的哪吒S,對標的將會是小鵬P7、特斯拉Model 3等車型。

無獨有偶,去年7月中旬,零跑汽車在新車發布會上宣布了“零跑2.0”戰略,表示將在 2025 年底前推出 8 款車型,從其官方計劃來看,未來將推出的八款車型同樣是將圍繞20萬這一價位展開。

威馬、哪吒、零跑:新造車二梯隊扎堆開造“Model 3”?

另一邊的威馬汽車,即將推出的M7雖然暫未公布售價,不過Master系列首款產品、32枚傳感器、三顆激光雷達、1016TOPS算力的英偉達芯片等等,注定了其價格不會太低。

如果說從大眾市場起家是威哪零的1.0階段戰略,那么如今逐步向特斯拉們的市場走去,似乎是這三位二梯隊新勢力們2.0階段的戰略決策。

為何自下而上式的戰略推進成為了威哪零們不約而同的2.0階段打法?我們不妨進一步分析。

前文我們已經表示,電氣化時代永遠在更加兇險的下沉市場做文章,對于威哪零而言,似乎不是長久之計。

我們不可否認,相較于品牌力,產品力與價格往往是車企押注下沉市場更加重要的籌碼,但品牌力之于下沉市場真的就毫無意義嗎?

這個答案也許是否定的,就像是一代神車大眾捷達,自1979年發布以來,到2019年累計銷量已經超過700萬。

作為一汽-大眾推出的首款國產車型,捷達不僅在曾經的中國消費者心中建立起了皮實、耐用的產品認知,一如桑塔納,其更重要的貢獻其實就是為大眾的品牌力構建,添上了至關重要的一磚一瓦。

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在復盤威馬EX6的失敗時曾言,“我們希望W6能夠成為(EX5)之后的另一款爆品!,其言外之意似乎正是當下的威馬迫切需要一個新的爆款,其實對于哪吒和零跑而言,同樣如此。

關于這一點,談擎說AI認為具體原因在于,品牌力和產品力的生長其實是一個雙向互補的過程,在沒有一款真正意義上的王炸產品出爐之前,再多絞盡腦汁的營銷都可能是短線或蒼白的。

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曾表示,“特斯拉幾乎是沒有公關和廣告的,我們沒有預算做發布會這些活動,也沒有媒體方面的預算”,特斯拉之所以能夠有說出這番話的底氣,同樣與點燃全球的Model 3誕生不無關系。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能夠打造一款物美價廉的智能電動汽車,自然會為品牌和產品力起到一個雙向拉升的作用,而且在價格上也能更具競爭力。

但是在電動汽車發展并不長足的今天,囿于硬件物料與智能化軟實力上的成本,我們從特斯拉曾傳言定價16萬元的新車屢次難產也不難發現,一款王炸產品其實是很難在現階段從10萬檔電動汽車市場中誕生的。

也因此,如今迫切需要爆款來推動品牌力生長的威哪零們,紛紛向著20萬區間發力,實則并不突兀。

智能化:二梯隊進入新戰場的鑰匙

宏光MINI EV已經向我們證實了,三萬塊買一臺能掛牌的電動汽車不是夢,但想要借此舉起電氣化革命的大旗,很顯然就像是在做夢了。

“電動汽車在微型車市場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這個市場燃油車基本沒有涉足過”,汽車行業分析師何斌(化名)向我們表示,“所以就電氣化變革來說,你造你的微型電動車,我造我的燃油車,還是歲月靜好的,真正能動了燃油車蛋糕的,還得是Model 3這樣的狠角色!

如其所言,Model 3狠在哪里?試想一下,一臺內飾“淳樸”,現階段還有補能焦慮,售價二十多萬的電動車,拿什么沖擊市場?其實就是智能化,這也是威哪零們進入新戰場煥新品牌力至關重要的一把鑰匙。

不過威馬、哪吒、零跑當前在智能化方面似乎都有著各自的彷徨。

與百度合作的威馬,雖然更像是新勢力中在智能化方面“開掛”般的存在,但其困局顯而易見,曾接受百度競業條款的威馬,如果用上汽董事長陳虹的話來說,那就是把“智能化的靈魂”,交由了百度來打點。

不同于威馬,零跑無論是自動駕駛還是智能座艙,大量技術都是從自研入手,在自動駕駛領域,零跑早在2018年就自研了“凌芯01”自動駕駛芯片,然而在其去年10月才開始交付的新車型C11中,搭載的仍是這枚三年前就已經問世的芯片。

威馬、哪吒、零跑:新造車二梯隊扎堆開造“Model 3”?

眾所周知,算力并不能直接與自動駕駛能力掛鉤,但這卻是實現自動駕駛的基礎之一,根據地平線數據披露,L2級自動駕駛的算力需求僅要求2-2.5TOPS,但是L3級自動駕駛算力需求就需要20-30TOPS,到L4級需要200TOPS以上。

從零跑官方數據得知,當前其“凌芯01”芯片算力僅能夠達到8.4Tops,不僅距特斯拉三年前的HW3.0芯片72TOPS算力相去甚遠,更重要的是,當前L2+甚至準L3的智能駕駛能力正在成為不少中高端車型標配,零跑的自研芯片算力能否對此做出相應支持,仍值得打上一個問號。

最后我們來看哪吒汽車,其官方數據顯示,新車型哪吒S共搭載了32枚傳感器,其中包括兩顆激光雷達,將應用可實現200T高算力的華為MDC計算平臺,更是可以在部分場景實現L4級智能駕駛。

不難發現,無論是芯片、傳感器等智能化必要硬件,還是高階智能駕駛技術,哪吒S都給出了頗為亮眼的信息,不過從其以往車型來看,在智能化領域并未有過太多建樹的哪吒汽車,能否避免新車型淪為堆料產品,還需由市場進行檢驗。

談擎說AI認為,從威哪零們開始試探中高端市場的那一刻起,智能化就已經成為了其握在手里的一把雙刃劍,這把劍能刺向敵人還是傷到自己?當前猶未可知,但答案已經離我們很近了。

畢竟,在曾經差異化的產品定位與市場選擇下,自然不會有太多人會拿其智能化水平與特斯拉、小鵬等進行對比,但既然未來要從中高端市場為品牌力煥新,其對手也將出現質的變化。

屆時,威哪零們勢必面臨一場與特斯拉們的智能化實力比拼。

寫在最后:

電影《讓子彈飛》里,康城是一個富饒之地,與之對立的鵝城則與另一個詞畫上了等號,那就是兇險,不過兇險也往往與機遇并存。

如今的新造車勢力們,仿佛正在經歷著一場圍城。

手持技術的蔚小理們想進入“鵝城”,希望煥新品牌力的威哪零們則想要去“康城”走上一遭。

那么對于這些生于“鵝城”的新造車二梯隊玩家們而言,下一階段能否靠一款打響中高端之戰的新車從“康城”榮歸故里?似乎已經成為了他們攥在手中最關鍵的籌碼之一。

       原文標題 : 威馬、哪吒、零跑:新造車二梯隊扎堆開造“Model 3”?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智能制造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太大太粗太爽免费视频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center id="m04aa"><wbr id="m04aa"></wbr></center><center id="m04aa"></center>
<optgroup id="m04aa"><small id="m04aa"></small></optgroup>
<noscript id="m04aa"></noscript>
<optgroup id="m04aa"></optgroup>